与时光对酌——在枫华

发表时间:2017-05-09    来源:德清县委宣传部

 

 

  初识枫华,是在一个细雨淅沥的午后。车入莫干,山路蜿蜒,过劳岭隧道,景色愈发清幽,沿路带着水珠的竹叶轻拂我们的车窗,让人身心都不由沾满绿意。

 

  枫华便座落于山路的左侧,推开两扇厚重的大门,一个清嘉的小院便跃然于眼前:它背倚青山,一汪小溪从侧绕到前,将院落温柔环抱。

 

  进屋,入眼帘的便是那些原木大件。民宿饰以原木并不罕见,但在枫华,这些物件都似乎有生命的质感与尊严。书几、茶几、案几,都是非常硕大的树墩,半米多高,直径过一米,木质紧密,触手有金石的质感。客厅内的长条桌也是整木,四五米长,半尺来厚,疤痕树结都宛在,稚趣自然。

 

  枫华主人陆志华说,这些“宝贝”都是他家老爷子的收藏。陆老爷子是东阳有名的木匠,与树与木天然亲近,这些有着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年岁的树墩,都是他收罗之物。

 

  闲谈中,主人说起“枫华”的由来。

 

  当时,陆志华和妻子范小明在城里开酒店,酷爱户外运动的夫妇俩每到周末,便去莫干山道骑行。2009年夏天,两人骑至劳岭岭坑里歇脚,不约而同地为眼前景色所迷:两侧山峦葱郁,清冽的空气,明净的小溪……坡上,一座空置的民房屋子已经倾颓,但一堵厚实的夯土墙自带沧桑地立于地基之上。夫妇俩几乎同时决定:就把家安在这里,也为朋友们提供一个清雅的聚会之地。

 

  一年半的时间,用上原本在城里买别墅的钱,造起了两层小楼。这里处处可以看出“家”的用心,连吊扇水槽这样的小件,都是主人精心从各地淘来的古旧之物。那堵扁砖黄泥砌就的夯土老墙,也被原汁原味地保存了下来。

 

  流光飞舞,几年间,山青溪净的岭坑里已成了洋家乐聚集之地,山环水抱的枫华,也不仅仅是朋友聚会之所,而成了慕名而来之人的度假之地。今春再遇枫华,扩建后的它又呈现出别样风情:嵌在山水之中的小楼呈浅橙色,与石壁上的绿植相映衬,像这个盛春时的光景一样明媚。

 

  小楼依坡势而建。进院门,一楼是一个时尚动感的多功能大厅,右侧则是一个古朴书房。上二楼,是十多间客房。一个百多平米的大阳台,可把山湾风景尽收眼里。沿台阶下到底层,则是敞亮的餐厅,还有平台可烘烧烤。小楼墙体几乎都是透明玻璃,外观通透,置身室内与山水毫无阻隔。每到华灯初上之时,在深山夜色里有海市蜃楼的虚幻迷离之感。从屋后的小道就可上山,从院门前的台阶就可下溪。溪水清,溪底生着细密青苔的石上静静地爬着螺丝。此处,可涤足可浣衣……

 

  在枫华,中与西,古与今几乎是水乳交溶的:客房内的床品自美国定制,一隅的书桌则淘至中国民间,油漆剥落间是岁月的痕迹;餐厅内,长条原木桌间传递的是面包与罗宋汤,宛若到了欧美乡村,而圆桌上端上的则是野笋蕨菜这些山间时蔬……

 

  那堵扁砖黄泥的夯土老墙仍在,那些刻满了岁月肌理的老木仍在。于我,最爱的还是在入夜时分,在那个黄泥糊墙的书房里,倚着作书几的巨大树墩,捧一杯清茗,读几册闲书。或者什么也不做,只用指尖轻触年轮,想像这棵树曾承受的雨露与风霜。

 

  在时光中,我们都是过客。但总是有些什么是刻在我们生命里的吧,在莫干山麓,在枫华,与时光对酌,细数我们年轮里的那些相遇与悲欢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作者:李颖(文)徐敏曙(摄)

 

主办单位:德清县文明办

建议使用谷歌浏览器或360极速浏览器以获得最佳网站体验

网站地图